當前位置:首頁 > 雜文精選

哀大于心死的原因

日期:2017-02-13 來源:大學生網

chapter1。入京拜師

此間正是六月時節,烈日炎炎,曠野無風,就連林中鳥鳴聲也變得稀薄。這一刻,洛陽城外的官道上,卻有一人一騎,疾馳而來,帶著一路煙塵,追尋著畢生心愿。

我是曹操,沛國人氏,此生最大的心愿便是效仿霍驃騎,衛我大漢邊疆,可是我也知道,由于頭上那頂“閹黨之后”的帽子,或許我此生只能碌碌無為而過。

眼前便是帝都洛陽,恢宏大氣,巍峨莊嚴,一股俯視天下的霸氣迎面而來,令我不禁嘆息:洛陽城不愧是漢家帝都啊!翻身下馬,我很好的掩飾了來自沛國的張揚與輕狂,因為我知道,在沛國,我或許可以無視一切,但這里是洛陽,豪門大族比比皆是,小小曹家雖然有點地位,卻也不過是大一點的螻蟻罷了。

走進洛陽才發現,洛陽的霸氣似乎只是向外來人員示威而已,城內卻是一片繁華盛景,川流不息的人群,處處可見的叫賣聲,青衫紙扇的士子,滿樓紅袖的煙柳之地。

在家仆的帶領下,我來到了曹家在洛陽的府邸,父親曾擔任過大漢三公之太尉,所以曹家在洛陽的府邸還是很大的。亭臺樓閣,水榭假山,有弱柳扶風,花香滿園,熟悉著周圍的環境,向家中長者一一問安,我算是初步融入到帝都洛陽這座神奇的城市。

當然,我從不敢忘卻此次來到洛陽的目的。那就是在名揚天下“蔡大家”蔡邕的門下致學,這是一個以德為本的時代,背負著閹黨之后的惡名,我必須做些什么,才能被天下士人接納。而想要捍衛邊疆,僅僅憑一人之力是不可能實現的,我需要賢人與勇士相助,可這需要美名。

沐浴更衣,凈身熏香,銅鏡前的少年有些稚嫩,卻有著一股難以言喻的魅力。自有家仆備好禮品,懷著一顆崇敬謙遜的心,我扣響了蔡師的家門。或許是身為清流派,蔡師對我的到來并不是十分歡迎,畢竟我曹操是閹黨之后嘛!呵呵,這是身處時代和身份的悲哀。恭敬的行禮,說明來意后,蔡師放下手中竹簡,凝視著我許久,我沒有退卻,頑強的對視著,在蔡師身上,我感受到一種被高山壓迫的不適,蔡師身上流露出一股浩然正氣,凜然而不可近。

“可曾致學?”蔡師收回氣勢,淡淡的問道。“學生曾讀過《左傳》,《六韜》,只是未得名師,其意未明。”我知道這便是考核了,雖然蔡師并不想收徒,可沛國曹家的底蘊卻不容忽視,所以我才有機會。“《左傳》,《六韜》?看來你志向不小啊!”蔡師言語間讓人琢磨不透。

“蔡師勿笑,學生平生之志,便是捍衛大漢邊疆,揚我大漢威名于四方。”我一言一句,堅定的回答,沒有絲毫猶豫,我知道這是關鍵的時刻。作為大漢最忠誠的臣子,蔡師必然不會辜負我的志向。“不錯,志向遠大,有驃騎遺風,你且回去,明日再來。”蔡師很高興的摸著胡須,神色間也不似之前那般冷淡。我非常激動,這意味著我拜師成功了,恭敬的行大禮,奉茶,從此,我曹操便是聞名天下的蔡大家之門生了,平生之志終于邁出了最重要的第一步了。雖然心底興奮異常,可我還是努力的克制著,喜怒不形于色,這是為人處世的第一條規則。

chapter2。帝都致學

次日,兔走烏飛,長庚星明,行走在薄霧籠罩下的帝都,周圍早已有商販在不停的叫賣著,一襲正經的士子服,有些凌亂的步伐表示著此刻我的心情很激動。

恭敬的扣門,隨著管家來到花園,蔡師正隨著另一位老者運動,似乎是在模仿飛禽的姿勢。我靜靜的站在一旁,目視著一切,沒有絲毫不耐,師者如父也。后來,我才知道那個老者便是杏林圣手華醫師,他不止一次救我于危難,只可惜...

就在我等候蔡師的時候,耳邊突然出現一個清脆的女聲“你便是曹師兄嗎?”眼前的女孩兒,只有五六歲左右,冰肌玉膚,唇紅齒白,明眸皓腕,燦若星辰的雙眼帶著絲絲狡黠,卻又顯得無比可愛,她雙手抱著一架與其身形不符的古琴,琴很精致,神秘奧妙的雕紋,我甚至可以感受到琴身的幽香。“小姐可是蔡師之女?此琴可是繞梁?”看著這個如同精靈般的女孩兒,我不由輕聲問道。

“原來師兄也知道繞梁啊!這可是父親的寶貝,老是不肯讓我彈奏。”小女孩兒嘟著櫻桃小嘴,有些氣惱。就在這時,蔡師兩人已經做完了鍛煉,只聽得一陣輕咳“琰兒,還不來見過你華叔父與曹師兄。還有,快把繞梁交給為父。”蔡師的家教很嚴,小女孩兒很有名門風范,一絲不茍的行禮,臉上的狡黠與懊惱都消失不見,只有淡淡的微笑。

時間在學習中過去得很快,蔡師果真不愧是海內大儒,對于經史子集無一不知,無一不精,往日我在學習中的疑惑問題漸漸的解清。當然,蔡師也是嚴格的,君子六藝,騎射,擊劍這是我感興趣可是蔡府并沒有學習條件,我只好晚上抽時間在郊外練習,有時候太過投入,忽視了時間,然后白天不慎在蔡師講學時瞇眼了一會兒,結果就是被罰抄【孟子】五遍。還好有小師妹這個小精靈,在我被蔡師懲罰而忽略飯食時,她總是提著食物偷偷的看望我。

日子一天天過去,我在帝都不斷的完善自己,充實自己,對于蔡師的嚴格,我沒有絲毫不耐,師者如父,一切的錯責都在于我自己,而蔡師,只是希望我能學到更多的知識。小師妹的琴彈得非常好,每次在我學習疲倦后,能聽到小師妹的琴曲,都會感覺很輕松,舒適。

美好的時光,總是在陰差陽錯中斷裂,在帝都學習的日子是最幸福的歲月。我希望這種幸福能一直存在,可我也知道,這不可能。在蔡師門下,修習了三年,這意味著我在帝都也生活了三年。三年前,我懷著夢想來到這座城市,三年后,我終于要踏出追尋夢想的第二步。因為【黃巾之亂】開始了,告別了依依不舍的琰兒,蔡師為我取了表字【孟德】,看來,蔡師是擔心我光顧著武功卻忘了文治,而琰兒也是因為小師妹對于“小師妹”這個稱呼十分高興,而強令我改口的。而我也覺得琰兒比較親切。

好了,旌旗烈烈,車架彭彭,收回思緒,我策馬揚鞭,目標,天下。

chapter3。血染山河壯

相比于帝都洛陽的繁華,被黃巾之亂所禍害的潁川則是一片荒涼,卻不是還有幾處名門豪宅,世家之地,潁川真可謂人煙寂寥。在蔡師的推薦下,靠著家族的活動,上下打點,我成功的加入到漢室三大名將皇浦嵩將軍的麾下。

軍營的生活是單調乏味的,士兵們往往只是為了那一口活命飯,或許遠在帝都的豪族們永遠不會明白底層百姓的苦難。在剿滅一波波所謂的黃巾叛賊后,我不禁深思,為何那么衣衫襤褸的難民要選擇叛亂?難道他們認為以血肉之軀能夠抵擋漢室王師的鋒利兵戈?我不懂,而正在尋求答案。

戰爭是殘忍的,戰場只有活人與尸體的區別,我喜歡策馬廝殺的感覺,卻又厭惡屠殺俘虜的行為。身邊的號角聲不斷響起,身邊的戰友換了一批又一批,而我,幸好有曹家的死士保護,不然,或許我也早是那萬千尸體中的一份子了。劍已鈍,人已乏,心已硬,在戰爭與鐵血的氛圍下,我迅速成長起來,帶著我的士兵,馳騁疆場。

在皇浦嵩將軍的麾下,我學到了很多,也成長了許多,但是,有一件事情,我無法忍受,那就是殺俘。整整數萬繳械的俘虜,由于那一聲軍令,慘死坑下,一具具斷頭的尸體,流不盡的鮮血染紅了整個潁川,那一日,風云變色,鬼哭神嚎,犀利的北風吹過,好似那陰間的勾魂鬼使,令人毛骨悚然。

軍令難為,我終是帶著我的士兵參與了一場罪惡的屠殺,這是不義的戰爭,我不知道如何開解自己,我也不知道如何面對皇浦將軍。事后,我獨自一人拎著一壺酒,來到那個埋葬著數萬尸體的角落,空氣中飄散著濃濃的血腥味,我沒有不適,只是感嘆著,畢竟,在我看來,這些敵我雙方的戰士都應該馳騁在塞外那片土地,捍衛我大漢邊疆。

“怎么?孟德,看來你對老夫的做法有些不認同啊!”中氣十足的嗓音,讓我知曉來人是誰,正是皇浦將軍,我起身施禮。卻沒有說話。倒是皇浦將軍這時說話了。“孟德啊!你很有天賦,也有大志,可你卻少了一樣東西,你知道嗎?”皇浦將軍凝視著我,緩緩說道。

我有些迷茫,搖搖頭,表示不知。“唉,孟德,你看到了我下令殺俘,可你曾看到那些被黃巾之亂禍害過的城鎮與鄉村?你可知道我軍軍力并不足以收降那數萬黃巾。如若在我軍作戰時,那數萬俘虜突然反抗叛變,我軍當如何,是不是會全軍覆沒?”皇浦將軍的話驚醒了我,是啊!我只看到了殺俘,卻沒有想到這背后的種種。唉,我有些落寞。

“孟德,我很看好你,你出身沛國曹家,師從蔡大家,又在此戰中大露頭腳,這漢室江山,以后必定還要你們這些年輕人捍衛,好好想想吧!你到底缺少了什么?”將軍臨走時的話語在我心中激起層層漣漪,令我不斷深思。

夕陽的余暉灑在身上,我還在思考,直至夜月降臨,晚風吹過,攪動了衣物,卻是無法驚擾那顆安靜的心。

chapter4。國之將傾

如果說此前爆發的黃巾之亂只是動搖了大漢的根基,那如今董卓帶著他麾下數十萬并涼鐵騎,把持朝政,自封太師,則是釜底抽薪,將漢室威嚴踐踏得一無是處。

作為被董賊下令通緝的要犯,我曹操正悠閑的待在沛國老家,喝喝茶,讀讀書。我是需要一段時間,來消化這些日子在外奔波所學到的知識,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此刻我總算明白了皇浦將軍所說我缺少的是什么了?我缺少的是布局天下的大局意識,什么是大局意識呢?簡單的說,就是為了目的,不擇手段,一切以大局為重。

可惜的是,雖然已經領悟,可是我現在卻做不到。此刻亂像已現,或許我應該待在沛國,收卒練兵,養精蓄銳,趁亂取利。而不是像現在這般,帶著麾下幾千人便跑到陳留,發矯詔,號令天下,征討國賊。只是,每當我在沛國讀書時,總會想起那個身陷洛陽的小女孩兒,那時候的事情,為什么就能那么簡單,紅袖添香,聽琴聲,品香茗,只是這些很難再回去了,有些東西,一旦失去,或許就是一輩子。

由于刺殺董卓的事情敗露,我在蔡師和家族的幫助下,終于是逃離了洛陽,可這并不代表董卓無法對付我,而令蔡師出仕則是對我最大的懲罰,我無法忍受恩師被國賊脅迫而出仕,被天下人誤會。我必須做些什么,所以,我來到了陳留。洛陽城就在不遠處,站在陳留的城墻上,我似乎可以看到帝都洛陽里,那個捧著繞梁,彈奏著鳳求凰的小女孩兒,我的琰兒啊!

還記得那年的時光,她喜歡彈琴,每有空閑,她總會沐浴焚香,以一顆朝圣的心,彈奏著天籟之音。高山流水,百鳥朝鳳,一曲曲經典通過她那纖細的,如同蔥白的指尖緩緩流出,而她最喜歡的那首鳳求凰,卻是只彈給我一個人聽。

有些感情,無關風月,只是彼此心靈靜靜的依靠著。所謂紅顏,所謂知己,便是那一個最懂你,卻無法在一起的人。紅顏知己便是那各自行走在彼此軌道的平行線,永世相隨,永世遠離。

血腥的疆場是亂世男兒的歸宿,而我曹操,是一個立誓捍衛大漢邊疆的男人。此刻,正值大廈將傾,我傾盡所有,只為征討國賊,挽救那些身陷苦難的人們,我認為自己是正義的。

攻下雄關虎牢,破汜水,我帶著麾下將士,一路疾馳而來,只為勤王,只為與她相見。洛陽城旁的老樹根,依舊熟悉,可是洛陽城內,卻是大火遮天,老人無力的呼喚,孩童恐懼的吶喊,亂兵肆無忌憚的做惡,百姓拖家帶口的流離,眼前的一幕幕畫面,讓我知道,亂世真的來了,而我還能實現當初的愿望嗎?還能為大漢衛守邊疆嗎?我又迷茫了。

更令我心亂的消息傳來了,蔡師和琰兒被董軍脅迫流離,隨著亂民,一直往北,卻不知所蹤。我拒絕了麾下謀士的建議,留守洛陽,以求全功。帶著堂弟曹洪及數千兵馬,我向著遠方那不知何處的目的地飛馳。琰兒,蔡師,你們一定要等著我啊!孟德一定會救出你們的,一定會。

策馬疾馳,我心急如燎,每當想到琰兒在亂民中流離的樣子,我都會不由的心痛,她是一個如同精靈般的人兒,不應該被這亂世所驚擾,那一刻,我對董卓的恨,傾黃河之水難盡。

最后,我還是失敗了,在追擊時,我犯了一個簡單而致命的錯誤,那就是窮寇莫追,被董軍將領徐榮所埋伏,麾下士兵損失慘重,甚至如果不是堂弟曹洪舍身救助,或許天下便沒有曹孟德這號人物了。沒有救到蔡師和琰兒,我心如死灰,我終是辜負與她。眼睜睜的看著伊人遠去,卻無法挽留,這是莫大的悲哀。

堂弟在最后關頭的一句話警醒了我:天下可無我曹洪,卻不可無你曹孟德。瞬間,我知道了自己的責任,這是家族,師長,友人知己的期望,這是我曹操必須擔負起來的責任,家族還需要我去振興,蔡師琰兒還需要我去救助,大漢江山還需要我去捍衛。大丈夫,豈可無志,我狼狽的逃竄著。

chapter5。終是負了天下負了她

在琰兒遠處的日子里,我嘔心瀝血的奮斗著,訪賢人,邀猛將,發展治地,搶地盤,為了壯大,我不擇手段。因為我知道在那塞外草原,有一個失去父親的苦命女子正等待其兄長的到來。依然記得曾經,我對琰兒有著這樣一個約定:琰兒,待你孟德師兄征服草原后,一定帶你去那遼闊的塞外,看看我大漢邊疆的風情。

只輕嘆約定依舊,而人已空瘦。放下滿腔的抑郁,走出房間,我又是那個策馬揚鞭,意氣風發的曹孟德,我的軟弱,注定只為一個人綻放。

歲月如梭,時光似流水般遠去,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又是一個春暖花開的季節,而我卻要在此刻興刀兵,起殺伐,爭霸的道路,只能進,退就是身死族滅。這些年來,我直接或間接的毀滅了數十個世家大族,征服了一郡又一州的地盤。漸漸的,我發現自己地位越來越高,卻越來越遠離當年的目標。

于是,在官渡大戰后,經過休養生息,我拒絕了所有謀士欲起兵南下,一統天下的布局。而是拍案決定,起兵北征。或許所有人都不理解我,為何放下中原的大好河山,卻要揚鞭塞外。

獨自坐在書房,看著銅鏡里那個,依稀鬢白的遲暮之人,我不由感嘆流年易逝,歲月無情,曾經在洛陽,在潁川意氣風發的少年郎,已是老矣。而那個曾經為我演奏琴曲的小女孩兒,如今是否安好,琰兒,你孟德師兄一定會去找你的,等著我。就在我滿懷傷感時,一雙柔胰在我肩頭輕輕按摩著,不用回頭,我也知道來人是誰。“玉兒,還是你懂我啊!”我輕輕的感嘆著。

車架彭彭,旌旗烈烈,洛陽城外的大軍整裝待發,而我也是一身戎裝,在天子面前,我率領大軍,誓師出征,目標塞外,城門邊,隱約可見我的家人們。一如當年的場景,蔡師與琰兒目送著我離開,如今,蔡師已去,琰兒身陷塞外,為了捍衛大漢邊疆,為了救出琰兒,我又一次領兵出征,只愿一切安好。

攜帶著大漢天威,大軍馳騁草原,血染塞外,而我,也與闊別多年的琰兒再見了。歲月的洗禮使得琰兒身上的書卷才氣多了一分成熟風范,見到琰兒時,她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你來了?而我卻只有回答:我來了。然后感覺有些不妥,迅速補充道:和我回家吧!“嗯!”淡淡的語氣,淡淡的表情,琰兒仿佛在述說著一件與自己無關的事情,我知道,這是多年來,哀大于心死的原因。

紅顏離京,皓首而歸,而我終是負了天下負了她。

    相關內容

河南22选5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