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雜文精選

累跟辛苦不是一個詞

日期:2016-04-19 來源:大學生網

累是這個時代的特色。這年頭,沒人不喊累。

當官的喊累,發財的喊累,打工的喊累。白領累藍領累學生也累。男人累女人累孩子更累。

好似幾年前,我們沒這么累。大家全都精氣神十足,一個個奔日子,很開心也很省事。

怎么奮斗了這么多年,我們非但沒變得輕松,反而越來越累?

我們把心丟了。

我們把愛丟了。

我們把單純的活人哲學丟了。

我們一頭撞進了錢眼里,讓錢逼讓錢推讓錢追趕停不下腳步。我們以為有錢是這個時代唯一的主題,我們以為有了錢一切就都沒問題。孰料我們錢還沒掙夠,一大堆問題來了,我們措手不及,我們準備不足,在復雜而混亂的社會巨變和麻木不仁的社會心態面前,我們一個個成了無頭蒼蠅,累便是這個時代的主題。

我們到底累什么?

并不是我們的工作量加大,也不是我們的身體承受的負荷加重。

累的是心。

我去機關辦事,看見公務員們一個個抱著電腦,端坐在那里。不能上網不能聊天,只是傻傻地打開頁面,等待時間的過去。他們說累,很累。我跟老板吃飯,他一天奔走了五個單位,找了很多關系,只談成一件事,還不知啥時才能辦,他說累。 我聽到兩個中學生在路邊說話,他們沒心思做作業,他們不敢到網吧去,他們甚至不想回家吃飯,他們說他們找不到去的地方,他們很累。

戀愛中的男人剛送完女友,又接到另一女友的電話,讓他陪著逛街,他說累。

酒席中逃出一位領導,躲進衛生間,接了二十分鐘電話,又打了幾通電話,回到酒桌上,他大聲喊累。

真的很累么?

如果累,我們可以砍掉一些宴請,可以少赴幾次宴少逛幾次街少購一點物,甚至少交幾個女朋友。但我們一樣也少不了。因為我們認定,這個時代只有不斷地赴宴,認識的人物越多結交的圈子越廣越有用,我們還認為電話里存的秘密號碼越多,周末或是節日接到的異性邀請越多單獨赴約的機會越多我們才越成功越有味。我們就這樣一步步把自己逼到累的路上,停不下腳步一邊怨聲載道一邊繼續擴張著累。更有甚者把累當成一種成功一種顯擺,不累也要喊累。

人生其實很簡單,一日三餐,一年四季,一個老婆一個孩子,有一套藏身的房有一張睡覺的床,我們能享受的其實就這么多。過去我們沒有房吃不飽穿不暖,我們為生存掙扎,我們辛苦卻從不言累,現在我們有車有房穿不完的衣服吃不完的美食,我們沒過去辛苦,但我們絕對比過去累。

QQ截圖20160419150005.jpg

累跟辛苦不是一個詞。

辛苦是為基本的生存條件掙扎,起早貪黑沒明沒夜餐風露宿,我們有明確的奮斗目標,我們有能量化得了價值,所以無論怎么辛苦那也只是辛苦,生活它不容許累你也確實感覺不到累。

累它其實是一種心態。累更是一種迷茫一種無奈一種自嘲一種自己給自己套上的枷鎖。

有人說今天的人累是欲望無節制地膨脹,因為欲壑難填所以我們累,我覺得只說對了一半。欲望捆綁了我們果然是現代人類自己給自己掘的一口井,但沒有了這些欲望你就能不累?一年想掙一千萬的你把目標下降到五百萬,累它不減反而在累之外你又多了一種慌。

累是這個時代的一種病,而且是社會病。它不是某一類人患了重癥,是整個社會患了這種不治之癥。

這病的起源是迷失。我們瘋狂地奔走在物質世界里,為了內心種種誘惑種種欲望去跟世界搏斗,按說成功了我們該興奮。可每一個成功者嘴里都在不停地重復這個字。學生不停地加負不停地做作業目的是為了高考,按說能考上大學能上名校就應該興奮,可你見過幾個孩子手拿通知書而能輕松露出笑靨的?我們看似每個人都有方向都有目標,但我們沒弄懂達到這個方向實現這個目標真正的意義所在。或者我們不能將這種意義有效地跟自我的生活聯結在一起,不能跟我們內心真實的需要揉合在一起。我們雖說獲得了,但我們發現獲得的并不是我們內心強烈要求的。我們內心并不需要那么多物質不需要豪宅不需要名車不需要那么多艷遇那么多風流事。我們內心真正渴望的,是坐在一片樹林里聽聽風聽聽鳥的歌聲看看花的綻放,或者在田野里吹吹清涼的風呼吸一口鄉下的空氣,然后牽著愛人的手回家讓炊煙從自己屋頂升起來。我們每顆心里都在向往一種古樸而悠閑的日子,我們不想讓太多的人打擾我們只想守護屬于自己的那一寸世界,在那一寸小天地里吻著愛人的額頭看著孩子的打鬧聽著山泉的歡笑。我們不要算計不想跟人斗也不想無節奏地天天跟在領導老板后面點頭哈腰,可我們越奮斗卻越是找不到這種簡單樸素的日子。看似繁華似錦的生活表面上滿足了我們的虛榮但它不經意間卻一天天吞噬掉我們的純真。我們在不斷獲取的同時把我們最根本的那個源丟了,沒有了源縱然我們活在滿滿的成功里我們同樣感受不到一絲兒成功,相反這種成功變成另一種東西又壓著我們,讓我們嘗受著成功之后的新一種累。

把心丟了。把快樂的本源丟了。一路我們在錯走,我們往前邁一步其實我們就把自己埋葬掉一步,一天天的,我們終于感知不到什么是快樂什么是放松,放你三天假你仍然瘋了似的奔走在看風景的路上,享受著比辦公室比格子間更不堪擔負的累。

讓人變復雜容易,讓人回到簡單,幾乎就成了不可能。

同理,讓人變累容易,只要不停地制定目標不停地樹立標桿,你就永遠在累的路上。但讓人放下累,很難很難。尤其這樣一個浮躁的社會,這樣一個失卻了溫度坍陷了誠信看似紅紅火火實則冰冷無比的畸形的社會,你不累誰累?

    相關內容

河南22选5结果